学院要闻
当前位置:首页>>学院要闻

【信技故事】黄丽娟:他们亦是我的老师

发布时间:2018-12-28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浏览次数:0

【人物简介】黄丽娟,女,1997年出生,中共预备党员,波音网址在线app2015级教育技术学专业学生。曾获校级三好学生、专业一等奖学金、顶岗实习优秀实习生等荣誉称号。2018年3月5日至2018年6月4日在廊坊市大城县第一中学顶岗实习,教授信息技术。现以全班第一名成绩被保送至湖南大学。

上完顶岗实习期间的最后一节信息技术课,我在如释重负的同时也感觉有些不舍——短短四个月,我正式在廊坊大城县第四中学经历了教师职业中的第一学期,这期间的酸甜苦辣都让我回味无穷。

这所初中共38个班级,我接触了初二年级和初三年级共26个班级,我给每个班都上过信息技术课,各种各样的感觉都有——有安静的,有热闹的,还有非常特别的……回想起跟这群学生们“斗智斗勇”的场景,我心中就泛起了无限感慨,嘴角也不自主地扬起了微笑。在这段时间我作为一名实习老师的过程中,我的学生们也教会了我很多,其实他们也未尝不是我的老师啊!

刚开始时,我对于信息技术学科课程的课堂管理真是一窍不通,也为此被学生气得差点哭了。

那是四月份某个周四的下午第三节课——初二6班。那天下午我连续上了两节课了,有些疲惫感。上课铃声响过了许久,初二6班的四五个女生才慢慢悠悠地走进来,走到各自位置上之前还捉弄了一个已坐好的男生。我见状催促她们快点坐下打开电脑。然而,从她们坐下后,直到那节课进行到一半时,那几个女生就一直旁若无人地闲聊着,还配着各种肢体动作,我一次次向她们投过去的目光没起一点作用,仿佛在她们眼中我是透明的。

我的怒火持续燃烧着。等到讲授阶段一结束,学生们自主操作练习时,我特地走到她们几个的身边,直愣愣地看着她们以示警告,然而她们又直接无视了我,依旧聊得火热,瞬间我就吼道:“说够了没有?别给脸不要脸啊!”由于真是气急了,我都被自己的这一嗓子给震慑到了,她们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我以为我的话唤醒了她们的自知之明。

然而没过5分钟,教室里又开始“热闹”起来了——依旧是那几个女生为首的学生!

这让我再一次愤怒了——“上你们班的课真的是最累的,能不能消停会啊?”

结果,其中一个女生阴阳怪气地说:“老师你小点声,我们听得见~”

我瞪着她,她居然还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笑。我瞬间不知说些什么,其他学生也开始躁动,甚至笑出了声!我一时束手无策,尴尬又无奈,只得径直走出了机房,却听到背后响起了他们一起鼓掌的声音——是在集体庆祝怼走了我!

站在走廊上,我毫无对策,只得打电话给我的顶岗实习指导教师(他们的年级主任孙老师)求助,他说立马赶来。我回到机房里,一声不吭,神情严肃地盯着学生们,以免再出什么乱子,然而直到下课孙老师都没出现,学生们若无其事地离开了机房。独自留在空荡荡的机房里的我既难过又气愤,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,过了很久都没能平复心情。

那一周大城县北风呼啸,我的心也如狂风过境,满是萧条,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当老师,同时也对自己当天说的那句有些过激的话感到后悔,有愧于母校对我的培育,更是感慨“关心爱护全体学生,尊重学生”知易行难……

一周后又会有他们班的课,我想着逃避——以后不再上他们班的课。但是通过孙老师的疏导,我意识到逃避不能解决问题,我得正视这次冲突并解决它!顶岗实习的意义不就在于此吗?这也是让我自己离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更近一步的必要考验啊!

铃声响了,学生都到齐了,但是一直安静不下来。我的指导老师依次点了那几个女生的名字,让她们站起来,说道:“知道为什么把你们叫起来吧,一直觉得你们班挺不错的,也没把你们班和初二年级其他班区分开,但是你们的表现却不是如此!以后不愿意上课的可以让家长来签字,一到微机课就留在教室里待着、让家长陪同,别来这里撒野!”他的语气不容置疑,学生们瞬间就安分了下来。

接下来的课程由我来讲,在指导老师的监管下课堂气氛确实比上次好多了。在操作练习的环节,我在机房里挨个指导有疑问的学生,路过那几个女生时,看到她们依旧不学不练,但至少没有影响到他人了。

后来我单独去这个班的教室里上课,刚一进教室,他们居然就主动要求自习,理由是“作业太多”。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说“我们就不愿意上你的课!”。我怀疑他们还对上次被年级主任批评而耿耿于怀,便一边打开关于人工智能的课件,一边心平气和地对他们说道:“虽然作业很多,但是信息技术课不是让你们自习用的,得学点紧跟潮流的知识才行啊!”便开始授课。由于不少同学对人工智能有很浓的兴趣,而且我备课比较充分且丰富多彩,那节课进行得很顺利,大部分同学听得很认真,那几个调皮的女生也算比较安分,没影响他人。

有学生在听课的同时在写着作业,时不时抬起头看我展示的课件,看来这天是真的有不少作业。于是我加快了课堂进度,留出了最后15分钟给他们自习,毕竟主科课程的学习压力更大,我愿意以这种方式支持他们学习。期间来了一位师傅扛着梯子要维修教室里的吊扇,我组织学生们移开桌子站远一些,以免受伤,自己留在吊扇下帮他扶着梯子。在检查教室里最后一把吊扇时,之前那几个调皮女生中的一个主动过来跟我一起扶着梯子,我俩一人站在一边,虽然一直都没有任何对话,班里其他学生也安静地各自做着作业,但我能感觉到上课前的那份敌意慢慢消散了……

那节课的下课铃响起来时,我正起身准备直接离开去另一个班上课时,突然一个学生带头喊道:“起立!”其他同学齐刷刷地站了起来:“老师再见!”我当时真是“受宠若惊”,并非从未在其他班感受过这样的场面,只是我原本以为他们对我“怀恨于心”、甚至没有把我当成正式老师看待,因此这样一个平常的下课仪式确实震撼到我了,也彻底改变了我的消极想法,同时也意识到教师“言传身教”的重要性。我甚至有些羞愧,为自己的定式思维和狭隘心思而羞愧……虽然我大他们好几岁,是他们的老师,在课堂上将我的知识传授给他们,但其实无论长幼或尊卑,无论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,教育都是一个恒久的话题,我们都需要老师,而他们刚好给我上了一课!

后来,我在教学楼里经过时,这个班级的学生会主动地和我打招呼,其中也包括那次被批评的女学生们。

作为一个一周只有一节课的时间跟某个班级打交道的信息技术老师,说真的我确实不太了解我教过的学生们。短短的一学期,可能我没能给他们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,可能我并不会在他们的记忆中留存太久,可能我给他们带来的教育影响微乎其微……

 时间如潮水,但它是只能奔流向前的潮水,能冲淡很多的人、事、物。我常想,就算我教过的这26个班级没有一个人会主动记起我,也没有关系。因为,我坚信:教师的作用不是向学生灌输无限的知识而得以永久保留,而是在他们的心中种下一颗教育的种子,让他们无畏无悔的向真理之光靠近,长成参天大树!

(撰稿:黄丽娟;审稿:孙梁)



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南二环东路20号

邮编:050024

电话:0311-80787800

制作维护:河北师范大学计算机与网络空间安全学院